天津七旬教授30多年田野調查繪制中華民族體質“地圖”

2020-12-22 17:06:49 來源:央視網 作者:張道正 責任編輯:田小介 字號:T|T

天津七旬教授30多年田野調查繪制中華民族體質“地圖”

鄭連斌帶領團隊在工作中。天津師范大學供圖

  中新網天津12月22日電 題:天津七旬教授30多年田野調查繪制中華民族體質“地圖”

  中新網記者 張道正

  “驀然回首已卅年,卅年往事在眼前。天南地北灑汗水,五湖四海結情緣。愁累苦煩次第過,更兼幾度遭危險。不愿人世平如水,喜將今生付流年。”

  詩的作者是鄭連斌,天津師范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在寫作《體質人類學科研工作雜憶》一書中,他用這樣的結尾表達30多年田野調查,繪制中華民族體質“地圖”的決心。

  由鄭連斌帶領的科研團隊長期從事中國民族體質人類學研究,通過觀察、測量以及生物分析等方法研究中國各民族人口的體質特征。該團隊已經在國內率先完成了漢族、蒙古族等39個族群的體質研究,獲得了超過6萬人的400多萬個有效體質數據,建立了全國最大的民族體質人類學數據庫,勾畫出了一幅詳盡的民族體質地圖。

  而年逾七旬的鄭連斌已經在這一研究領域默默耕耘了三十余年。

鄭連斌帶領團隊為少數民族民眾測量體質。天津師范大學供圖

鄭連斌帶領團隊為少數民族民眾測量體質。天津師范大學供圖

  愛上民族體質人類學研究,30多年初心不改

  鄭連斌上世紀80年代開始接觸民族體質人類學研究。他回憶,那是1983年的一天,已經畢業留校工作的鄭連斌“泡”在圖書館里看書,當他隨意翻到一本名為《中國八個民族體質測量》的書時,眼前一亮。這本復旦大學和上海博物館專家們在云南及周邊地區做了8個民族的體質測量后寫的小冊子讓他開始思索。

  “這項工作我也能做。”鄭連斌隨即聯系復旦大學從事這方面研究的夏元敏教授,開啟了民族體質人類學研究的科研“長征”。

  “8000元,這是我的第一筆科研經費。”鄭連斌回憶起上世紀80年末開始逐漸起步的科研工作,他用這筆當時看來時“巨款”的經費,花了三年時間跑遍了內蒙古110多萬平方公里區域內的所有民族聚集地對蒙古族進行體質測量。

  火車、汽車、馬背,是他必不可少的交通工具;彎角規、直角規、馬丁尺,是他行囊中的常備工具;干燥、風沙、嚴寒,是他每一段路途中形影不離的“伙伴”……在這樣艱苦的研究條件下,鄭連斌完成了國內首次全面對蒙古族體質人類學研究。

  這僅僅是一輩子奮戰在田野調查第一線的“戰士”鄭連斌,吹響的第一聲戰斗號角。此后的30多年,他依然保持這種斗志,初心不改。

  “參與這項研究,讓我們眼界變寬了。”鄭連斌說,體質人類學研究對于探討人類自身的起源、分布、演化與發展等以及新的學術觀點的提出具有重要意義,幷可為國人工業生產、衛生健康、體育運動等領域提供基礎數據和方向參考,所以他始終干勁十足。

  30多年來,鄭連斌從事中華民族體質人類學研究田野調查的行程超過30萬公里。因為他的工作,很多民族終于有了第一份完整的人體數據。

  堅守堅持田野調查,艱難困苦“都是小事”

  2009年,由天津師范大學牽頭,鄭連斌帶領團隊啟動了中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漢族體質調查。為了盡量保證數據的“典型”性,團隊刻意避開了北京、上海這樣人口流動大的城市,而是以方言特征做大致分類,深入到各省中小城市和農村,對在當地世居三代、身體/健康的漢族成年人分年齡組進行測量、調查。

  從東部的浙江、福建,到西部的西藏、甘肅,從南邊的廣東、廣西,到北邊的黑龍江、吉林,團隊在二十二個省設置測量點,歷時4年,測量了2.7萬余名“典型”漢族人。通過調查獲取可觀的數據,團隊完成了規模浩大的漢族體質人類學研究。這不僅破譯了漢族人體質“密碼”,還為生物學、遺傳學等方面的研究提供了強大的數據支持。

  很多田野調查在西南邊陲的群山峻嶺中,團隊成員都勸鄭連斌不必親赴采樣地,但將近70歲的鄭連斌為了確保工作的順利開展,還是義無反顧地繼續“沖”在田野調查的第一線。

  行程幾十萬里,鄭連斌帶領團隊長期從事田野調查研究,遇到嚴峻的自然環境和艱苦的生活條件比比皆是。每次出發前,鄭連斌都要跟新入團的隊員“打預防針”,告訴他們當地的生活條件是怎么樣的,很艱苦要做好心理準備,但每個人回來后都跟他說:“鄭老師,我沒想到是這么苦!”

  “鄭老師面對艱難困苦,有句口頭禪:‘這些都是小事。’”團隊成員、師大生命科學學院教授宇克莉說;“吃苦耐勞、敬業踏實、樂觀不抱怨……鄭老師的一言一行都深深影響著我們。”團隊成員、師大生命科學學院研究生宋晴陽說,鄭連斌不僅做課題有韌勁,在文學、史學、數學和地理學方面也知識淵博。

  30多年“冷板凳”成就輝煌,年逾七旬仍將啟程

  在近日舉行的2020年上海人類學學會學術年會上,鄭連斌教授榮獲2020年“人類學終身成就獎”。中國科學院院士、復旦大學常務副校長、名譽會長金力,會長張海國向鄭連斌頒發證書、獎杯,以表彰這位年逾七旬仍然奮戰在中國民族體質人類學研究前沿的科研工作者,在體質人類學研究領域作出的突出貢獻。

  “鄭老師德高望重,獲得這個獎項可謂實至名歸。”“這是真正的科學家精神,破‘五唯’的典型,幾十年堅守,摒棄浮躁短識功利,獲得了難以想象的成就,填補了國家的空白。” 獲獎后,許多業內著名專家學者這樣說。

  三十多年來,鄭連斌的從事民族體質人類學研究田野調查的行程超過30萬公里,走遍了全國22個省市自治區、200多個村莊,僅云南一省就先后去了12個地區探訪了13個族群。而這項研究又是“冷板凳”,很難快出名。

  但鄭連斌樂在其中。這樣的研究,需要歷史、文學等等各種學科的綜合知識儲備,鄭連斌從中領略到中華民族博大精深的歷史文化。

  如今,本可以退休在家享受天倫之樂的鄭連斌仍然與年輕人一起,爬高山、涉險灘,在大山里、在邊境線、在一個又一個散落在地圖上的小村莊從事著他喜愛的體質人類學研究。

  為什么不愿意離開,鄭連斌說:“擁有五千年文明的中華民族還缺少一份完整的、可靠的屬于我們自己的身體數據,我既然從事了這項研究,就有責任來完成這個任務,雖然工程浩大,但我還是想堅持下去。

  在鄭連斌的書桌上有了一篇他自己寫的《體質人類學科研工作雜憶》,這篇千余字的七言組詩最后這樣寫道:“驀然回首已卅年,卅年往事在眼前。天南地北灑汗水,五湖四海結情緣。愁累苦煩次第過,更兼幾度遭危險。不愿人世平如水,喜將今生付流年。”

  這是他30多年科研生涯的一種寫照,也是一種決心。年過古稀的鄭連斌,自覺地把選題選在祖國大地上,把研究專注在祖國大地上,把成果應用在祖國大地上,用在民族事業上。他把教書育人、言傳身教、潛心問道與關注社會統一在了科研工作的每個細節,堪稱新時代大學教授之風范代言人。(完)

相關推薦


解讀中國 關注民生 引領休閑
掃碼關注中國小康網公眾號
ID:chxk365
返回頂部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彩吧助手 陕西快乐十分前三 psp扑克麻将 15选5专家推荐号码预测分析 靠谱的彩票平台乤epc985仛 360体彩广东11选5 极速赛车冠军规律图 篮球让分胜负投注技巧 购彩大厅官方网站-点击进入 雪缘棒球比分直播 甘肃11选5专家预测 上海天天彩选4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江苏11选5推荐5 cba即时比分网最全 王者捕鱼20元上分 谁有极速时时彩网站 大众娱乐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