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中之貧”如何“黃土生金”——從4個家庭看河北阜平之變

2020-12-08 17:21:21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王文化 陳忠華 范世輝 責任編輯:田小介 字號:T|T
摘要】從加強醫療機構基礎設施建設,到構筑醫療保障機制防止貧困群眾致貧、返貧,在阜平縣,群眾“小病扛、大病拖”的現象將一去不返。”

  新華社石家莊12月7日電 題:“貧中之貧”如何“黃土生金”——從4個家庭看河北阜平之變

  新華社記者王文化、陳忠華、范世輝、白明山

  2020年,中國決戰脫貧攻堅收官之年。河北省阜平縣,這個曾經的“貧中之貧”,如今已“黃土生金”。阜平之變,變在何處?

  日前,記者走進4個曾經的貧困家庭,了解他們的家庭變遷,聆聽他們的心聲。在這些“家長里短”的背后,是阜平革命老區10多萬人脫貧攻堅的縮影,也是中國脫貧故事的生動寫照。

  “寒心”的大棗與“暖心”的蘑菇

  天氣漸冷,在阜平縣北果園食用菌基地,見到黃連峪村脫貧戶杜玉明時,他正在棚里整理一排排的菌棒。

  “我們村離這三四十里地,為了種菇,一年中有8個月住在這。”杜玉明說,租棚種菇一年來,純收入10多萬元。

  “一直種菇嗎?”記者問。

  “不是,從24歲結婚開始,家里收入一直靠大棗。”杜玉明說。

  阜平是著名的大棗之鄉。自2012年以來,因為大棗生有“爛果病”和外地棗的沖擊,種棗收入一年不如一年。然而,苦于找不到更好的產業,脫貧攻堅戰打響之初,當地仍將大棗作為主導產業。

  盡管心里沒底,杜玉明還是加栽了不少棗樹。

  “從種到收,打藥、除草、修剪,每天從早忙到晚,一年的收入還不夠打藥的錢,算上人工更是賠錢。”

  不種了!杜玉明曾經幾次下狠心:“可畢竟種了30多年啊,就像養了個娃兒,還真是舍不得。”

  2015年,嚴重的“爛果病”讓杜玉明徹底對大棗“寒了心”。“再也不種了!出去打工也比這個強。”杜玉明把種棗的器具扔在了墻角。

  “寒心”的不止是杜玉明。當初選擇的扶貧產業,多是建立在單戶經營的基礎上,抗風險能力幾乎沒有,這讓許多種植戶損失不小。

  縣里為此開了好幾次“諸葛亮會”,干部一個村一個村看,尋市場、問百姓,四處找門路。阜平地處山區氣候溫涼,有豐富的菌棒生產原材料,發展食用菌產業優勢明顯。

  那就種蘑菇!于是,當地引來龍頭企業帶著貧困戶一起種蘑菇。企業負責建棚、品種、制袋、技術、品牌、銷售“六統一”,農戶負責栽培管理。

  被大棗“寒了心”的杜玉明,在扶貧干部的鼓勵下開始包棚種菇。

  “從企業拿來菌棒,采下蘑菇按保護價賣給企業,穩妥賺錢。”杜玉明覺得這個營生很暖心。

  從“寒心”的大棗到“暖心”的蘑菇,阜平縣實現了帶貧產業模式的華麗轉身。

  2019年,阜平縣現代食用菌、高效林果等扶貧產業實現農民年收入9.8億元,人均年收入5373元。

  “凍哭”的火炕與“無用”的棉被

  走進安居家園小區,只見三三兩兩的老人坐在樓道口曬太陽。炭灰鋪村脫貧戶朱海紅的新家就在這里。

  虎尾蘭、蛇皮蘭、吊蘭、發財樹、仙人掌……陽光透過窗子,照在陽臺邊的花上,屋內綠意盎然,暖意融融。

  朱海紅屬于易地扶貧搬遷戶,2019年搬遷過來。

  新房客廳的墻上,掛著一家5口在老房子的合影。那是一個破舊的石頭房,黃泥抹墻,不少地方裸露著大石塊。

  朱海紅說,老石頭房很小,是爺爺蓋的。“從石頭縫往屋里灌風,漏雨是常事。每到雨季村里就發些塑料布,讓村民們壓蓋房頂。”

  “最忘不了的,是冬天的那個冷。”朱海紅回憶說,“早晨起來做飯,屋里水缸結了一層冰,要鑿開冰取水。吃飯的時候,穿著大棉襖,圍著火盆,手凍得經常抓不住筷子。”

  “晚上睡覺的時候,火炕燒得熱乎乎,可后半夜沒了火就冰涼,小孩子經常被凍哭。最難受的,是晚上鬧肚子,要去半里地之外的旱廁……”

  “現在可不一樣了,室內都是地暖,冬天屋里溫度能到24℃。晚上睡覺老房子用的厚棉被都用不上了。”朱海紅感慨地說。

  像朱海紅住的集中搬遷安置小區,阜平縣共建了39個,3萬多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告別了“窮窩窩”,住進了新樓房。在配套建設的產業園區內,許多搬遷群眾實現了穩定就業。

  “致貧”的診費與“救急”的押金

  小病扛、大病拖,曾是貧困群眾生病后的真實寫照。

  東城鋪村建檔立卡貧困戶劉國旗,曾養了四五十只羊,一年收入兩三萬元。日子過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天有不測風云。2015年、2016年,劉國旗的妻子和兒子相繼被確診為子宮癌、白血病,手術、化療的高額費用,讓負債累累的劉國旗一度陷入絕望。

  2017年,當女兒因病住院手術時,阜平縣已推出重特大疾病醫療救助,可以為重特大疾病患者墊付押金,患者只需看病結束后掏自費部分。劉國旗及時為女兒申請了重特大疾病醫療救助。

  “女兒多次住院,每次都被墊付了住院押金,12萬多元花費自己只掏不到2000元。”劉國旗說,兒子在后續化療中也得到了大病救助,可是救了急。

  2019年,劉國旗本人因病手術,花費了6萬多元。這次他沒有申請重特大疾病醫療救助,因為這一年阜平縣推出了防貧保險,保險公司的人主動上門服務來了。

  原來,縣財政投入資金為2.4萬余名貧困群眾提供了防貧保險,通過智慧防返貧平臺,實現了扶貧、農業、住建、醫保、教育、民政、人社、殘聯、金融、人保財險10個部門數據整合共享,對存在返貧風險和致貧風險的重點人群實現了精準預警、精準核查、精準幫扶。

  在各項醫療保障政策下,如今的劉國旗一家已經度過了最艱難的時刻。

  從加強醫療機構基礎設施建設,到構筑醫療保障機制防止貧困群眾致貧、返貧,在阜平縣,群眾“小病扛、大病拖”的現象將一去不返。

  “鍋煙子”黑板與“電子展示屏”

  阜平是革命老區、晉察冀邊區政府所在地,聶榮臻元帥曾長期在這里戰斗生活。當年,為了培養教育革命后代,這里成立了晉察冀軍區榮臻學校。

  “找了幾間破房子當教室,借了老鄉幾塊棺材板當桌子,用石頭當椅子。”學校舊址所在地的向陽村黨支部書記劉寶軍說,“聽老人回憶,當時也沒有黑板,就是鍋煙子把墻刷黑,白土當粉筆上課。”

  即便到了20世紀末,“刷墻做黑板”在阜平的學校仍司空見慣。

  “只不過刷墻的鍋煙子變成了墨汁,一寫字一手黑。”大胡卜村村民王利花說。

  20世紀90年代,王利花在招提寺村的中學上學。說是學校,其實就是一個寺廟,曾當作教室的大殿如今早已荒廢。透過窗戶向里探望,墻上墨汁刷的黑板仍在,不少地方已經斑駁。

  王利花說,上學的時候,吃的是饅頭和菜湯,住的是每人半米寬的“大通鋪”。“晚上上個廁所,回去后經常找不到自己的鋪位,已經被兩邊的同學擠占了。”

  王利花的閨女韓景芳也曾在這所學校就讀,后來因為易地扶貧搬遷,到了集中安置區的龍泉關學校上學。

  龍泉關學校2016年10月建成投入使用,覆蓋龍泉關鎮12個行政村。

  走進教室,中央空調、可升降書桌、護眼燈等設施一應俱全。最吸引人眼球的,是那塊多功能“黑板”。

  說是“黑板”,其實包括兩塊白板、兩塊黑板和一個多功能觸屏一體機。白板可以用油筆書寫,黑板用無塵粉筆,觸屏一體機可以實現電腦的所有功能。

  讓韓景芳大開眼界的是,借助一個APP,老師的手機可以和觸屏一體機實現互聯,她的作業可以通過電子屏展示給其他同學。

  談起搬遷后的學校生活,韓景芳一臉興奮。“我是四年級轉來的,新學校有圖書館、微機室、實驗室,還有大操場。每頓飯菜葷素搭配,住宿是上下鋪的床。”她說。

  2013年以來,阜平縣新建了13所農村寄宿制學校、2所城區學校,改造提升了93所鄉村小規模學校和薄弱學校,確保貧困孩子就近上學。與此同時,當地全面落實“兩免一補”“三免一助”等貧困學生救助政策,做到貧困學生資助全覆蓋、無輟學。

相關推薦


解讀中國 關注民生 引領休閑
掃碼關注中國小康網公眾號
ID:chxk365
返回頂部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彩吧助手 冰球突破游戏害人 公式规律4905 (*^▽^*)MG黄金翅膀玩法介绍 (★^O^★)MG财富之轮免费试玩 4场进球开奖结果奖金查询 (*^▽^*)MG对决沙龙_破解版下载 (★^O^★)MG罗马与荣耀爆分打法 (^ω^)MG漂亮猫咪_电子游艺 (^ω^)MG沙漠宝藏2奖金赔率 (★^O^★)MG妹妹很饿试玩 (^ω^)MG神秘的百慕达奖金赔率 (★^O^★)MGPlayboy黄金_正规平台 (*^▽^*)MG疯狂赌徒2_最新版 (★^O^★)MG持枪王者免费下载 香港赛马会六合彩 七星彩今日开奖号码查询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