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軍人鐘漢清:“醫”心守望小山村

2020-12-07 17:05:25 來源:央視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田小介 字號:T|T
摘要】平時不行,周末不行,上午不行……選擇在一個節日的下午接受采訪,鐘漢清顯然動了一番心思:除了急診,這個時間前來看病的村民比較少。

  平時不行,周末不行,上午不行……選擇在一個節日的下午接受采訪,鐘漢清顯然動了一番心思:除了急診,這個時間前來看病的村民比較少。

  在廣東省五華縣轉水鎮黃龍村鄉村醫生鐘漢清的心中,5326位村民的分量,顯然比這次采訪重得多。

  然而,日子“精挑細選”,采訪仍被打斷——72歲的村民志清老人心臟病突發!

  掛斷電話,背起藥箱,抓起氧氣袋,撐開雨傘,鐘漢清一頭扎進雨幕中。

  實際上,從接到電話開始,鐘漢清的手就一直沒停下:從幾個藥瓶中倒出藥粒,均等分開,用紙包好……

  在這個他工作了36年的小山村,鐘漢清對每條路、每戶人家、每個患者都了如指掌。他邁開步子,腳步匆匆,盡管道路泥濘,盡管已是61歲,他還是想全力跑在時間前面。

  誰承想,離開這個小山村,曾是鐘漢清兒時最大的夢想。只是,在如愿參軍離開數年后,他還是選擇了回來,并深深地扎下根來。

  把鐘漢清“留”在小山村的,是那份掛念村民看病難的深深“鄉愁”,是那顆惟愿“懸壺濟父老”的醫者仁心。

  一沓燒掉的欠賬單

  “鄉里鄉親的,要是家里過得去,誰會欠錢不還”

  “多數老人不識字,看不懂藥品說明……”鐘漢清給全村每個人都建了健康檔案,其中包括18位重癥精神病患者,305個糖尿病、高血壓患者。這些檔案一份放在柜子里,一份存在他心中。誰家老人心臟不好,誰家孩子容易積食,他心里一清二楚。一接到電話,就能判斷個八九不離十。

  志清老人一家是鐘漢清格外關注的對象。老人心臟不好,老伴有殘疾,兒子智力有障礙,兒媳是聾啞人,一家人靠低保過日子,清苦拮據。

  鐘漢清趕到志清老人家中時,老人正蜷縮在小床上,呼吸已經很困難。鐘漢清立刻取出硝酸甘油塞到老人舌下,打開血壓儀給老人測量:“血壓真高!”

  鐘漢清取出藥物幫老人服下,輕拍老人細瘦的胳臂,動作嫻熟地一針穿進,血液回流,撥動開關,藥液就滴滴答答流了下來。

  一袋藥液還沒輸完,志清老人已經坐起來有說有笑了。他記不清這是鐘漢清第幾次讓他“起死回生”:“我們家給鐘醫生添了太多麻煩了。孫子一出生就得了吸入性肺炎,兒媳婦感冒又感染大葉肺炎。整整10天,鐘醫生天天來家里,大人小孩一塊治,可他臨走時我們一分錢也給不出來,家里窮啊。他說,有錢沒錢,看病為先,救命最要緊。后來我家日子好些了,去還欠賬,他早把全村人的欠賬單一把火燒了。他說怕大伙兒有思想負擔,鄉里鄉親的,要是家里過得去,誰會欠錢不還?”

  “看情況,鐘醫生的生活也好不到哪兒去。”我在一旁問道。

  “鐘醫生是用自己的積蓄補上的那些欠賬,五六萬塊呢!他從不讓病人花冤枉錢,開藥都揀最便宜最實用的。5年前,國家才開始給鄉村醫生補助,那時1年也就1萬塊吧。前幾年他被評為‘全國優秀鄉村醫生’,獎金5000塊,他一分沒留,全捐給了縣里的無償獻血獎勵基金。”

  一個停頓的腳步

  “不少村民有病只能拖著,小病拖成了大病,大病拖成了絕癥”

  被大山大河環抱的黃龍村曾是省級貧困村。1977年恢復高考后,鐘漢清報考廣州醫學院,因6分之差失之交臂。因為家中兄弟姐妹眾多,無法負擔他復讀的費用,鐘漢清只能回到村里,種地務農。可那顆年輕驛動的心,早已飛向外面的世界。

  1979年,19歲的鐘漢清沒有放過當兵的機會。在原福州軍區某師師直特務連,結束新訓的鐘漢清在師醫院招考衛生員的考試中一舉奪魁,留在師醫院做了衛生員,之后又被選送到上級醫院進修。這個年輕的士兵憧憬著穿一輩子軍裝,當一輩子軍醫。但1984年百萬大裁軍的命令讓他的期望戛然而止。

  退役回鄉,機會仍然垂青業有所成的鐘漢清,縣城一家衛生院院長登門請他去當醫生。舒適的環境,穩定的收入,有前景的平臺……想到全家人可以過上好日子,鐘漢清喜出望外,心中像村邊湍流不息的五華河,流淌著歡快的歌。

  一個突發事件,讓鐘漢清邁向縣城的腳步停頓了。年僅42歲的村民曾煥興突發疾病,村民用擔架抬著他過了河跑到汽車站。等到他們滿頭大汗沖進縣醫院,曾煥興已經停止了呼吸。

  曾煥興是看著鐘漢清長大的。他當兵那天,曾煥興還和鄉親們一起,把他送到了村口。

  “最怕夏天雨季,洪水一來,竹排根本不能渡河。”

  “不少村民有病只能拖著,小病拖成了大病,大病拖成了絕癥。”

  ……

  聽著村民們長吁短嘆,鐘漢清心里清楚,如果不耽擱時間,曾煥興和那些患病村民的生命完全有可能“奪”回來。

  鐘漢清將收拾好的背包解開,找到村長表明想法。他把村委會一間又潮又舊的閑置倉庫收拾出來,刷了墻壁,鋪了地磚,帶著幾百塊的退役安家費到縣城買來藥品和醫療器具。

  黃龍村衛生服務站,就這樣開業了。

  一位“全能”的醫生

  “村民找你,不能什么病都推去縣醫院,那還要鄉村醫生干什么”

  “呂戰祥被毒蜂蜇了!”黃龍村山高林密,鄉親們上山干活,被毒蜂蜇到是常事。那一次,村民七手八腳把昏迷的呂戰祥抬到衛生站時,他全身烏黑浮腫,冷汗淋漓。

  呂家人哭得撕心裂肺,鐘漢清鎮定從容。他拿出鑷子,拔出毒針,涂上藥水止痛,注射腎上腺素和抗過敏藥物。呂戰祥慢慢蘇醒過來,鐘漢清給他吸上氧氣,又拿出火罐將毒液一點點往外吸,呂戰祥的臉色隨之慢慢恢復正常。

  又一日,村民鐘彩華在收莊稼時,腹部不小心被農具擊中,當場大腸穿孔。急送縣級醫院救治,醫生讓家屬回家準備后事。回到黃龍村,家屬不忍放棄,請鐘漢清來看看還有沒有辦法。鐘彩華高燒昏迷,床上嘔吐物惡臭難聞。鐘漢清連口罩也來不及戴,立刻吸氧、插管、洗腸……鐘漢清沒日沒夜地搶救了2個星期后,鐘彩華神奇般地痊愈了,后來又返回田間地頭。村民豎起大拇指,夸鐘漢清是個“神醫”。

  村衛生站不同于大醫院,內科、外科、兒科、婦科、老年病科,鄉村醫生哪一科的知識也不能缺。鐘漢清說:“村民找你,不能什么病都推去縣醫院,那還要鄉村醫生干什么?遇到疑難雜癥不能躲,要調動自己所有的知識儲備去盡力治療。即便治療起來確實困難,也要采取正確的急救措施,為病人贏得寶貴的送診時間。”

  鄉村衛生站需要的是全科醫生、“全能”大夫,鐘漢清認識到他在部隊所學的醫學知識和醫療技術已經不夠用了。他邊干邊學,準備參加自學考試。白天看了一天病,晚上還要學習到半夜,夜里也睡不踏實,說不定什么時候就要出急診。好幾次,鐘漢清感覺自己吃不消了。“但我是軍人出身,軍人哪有服輸的時候?從部隊到鄉村衛生站,不過是換了個戰場,我得把打勝仗的本事練出來。”

  鐘漢清贏了。1997年,他拿到廣州中醫藥大學的畢業證書。可他仍不滿意,從中醫的望聞問切到各種按摩理療,樣樣都掌握。有了這些本領,鐘漢清遇到多么復雜的病例,也沒有慌亂過。

  一個難眠的夜晚

  “咱不走了,就在黃龍村待一輩子,陪著他們”

  又一次離開黃龍村的機會來了。五華縣衛健局的領導邀請鐘漢清去一家醫院上班。

  鐘漢清這次真動了心。

  原因有兩個。一是五華河上已經架起大橋,村民去縣城看病不再難。此外,這些年鐘漢清忙在衛生站,甚至附近十里八鄉的病人也奔著他來,他和家人幾乎沒有好好休息過。

  鐘漢清的內心,還藏著一份想給妻子鐘娟的交代。當年,鐘娟不顧家人反對,一心嫁給善良能干但家境清苦的鐘漢清。轉眼30年過去,鐘娟不僅要照顧家中老小,還成了他的得力助手,老人上廁所要扶著,小寶寶拉了吐了要清洗……“她這一輩子太辛苦了,我想讓她過幾天好日子。”

  一切準備妥當。可是,衛生站突然來了很多村民,有的來看病,有的來看鐘漢清。看完病的村民也不愿離開,就那樣直愣愣地坐著。戴大娘捧著一兜雞蛋站在墻角,小聲嘀咕說這次鐘醫生要是再不收下,就給他下跪。鄧奶奶拿著剛從地里摘下的豆角和黃瓜,一聲不吭放到廚房。72歲的鐘炳祥忍不住了:“漢清啊,你這次要是去了縣里,我今后再犯病,就只能……”老人滿眼淚水,緊緊拉著鐘漢清的手,似乎一松手他就走掉了。

  那個晚上,鐘漢清徹夜難眠。他翻來覆去,直到鐘娟小聲說:“咱不走了,就在黃龍村待一輩子,陪著他們。”

  鐘漢清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是把妻子緊緊擁在懷里……

相關推薦


解讀中國 關注民生 引領休閑
掃碼關注中國小康網公眾號
ID:chxk365
返回頂部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彩吧助手 (*^▽^*)MG女皇之心在线客服 河南快三预测一定牛 福彩35选7开奖号码本期 (*^▽^*)MG水晶裂谷试玩 中国福利彩22选5 亿客隆彩票网站 (*^▽^*)MG神奇的栈_破解版下载 白小姐传密2021年全册 (^ω^)MG万圣节财富_最新版 安徽快三开奖时间 高频彩会不会稳赚 海南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ω^)MG旋转大战玩法介绍 电竞游戏排行 (-^O^-)MG凯蒂小屋怎么玩容易爆分 广西快3和值推荐